当前位置:首页 -> 作家动态 -> 文学院 -> 作家动态
王松:中国梦•大故事
2014-07-24 14:43:06 来源:文学院 作者:王松 【大 中 小】 浏览:916次
来源:中国作家网 王松

梦想意味着一种期盼,一种志向,同时也是一种能让人为之追求的目标。一个国家,一个民族,就应该有这样的志向和目标,惟其如此也才会有更高远的眼界和更宽广的胸怀。可以这样说,一个胸无大志的民族是不会有大出息的。
  中国梦,正是为我们指出了这样一个远大的志向。
  就文学而言也是如此。应该说,今天是一个张扬个性的时代。我们的文学写作者越来越注重个人的感受和情绪。这对于走向多元的今天当然不失为一件好事。但同时带来的问题是,我们个人的视野和接触生活的层面毕竟有限,这也就决定了每一个个体的思考和情感的局限性。于是,在我们的文学作品中就出现了一种现象,似乎思想的宽度在逐渐收窄,厚度日趋变薄,渐渐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样鲜艳夺目而又轻薄娇嫩,脆弱得不堪一击。
  坐在书斋里的所思所想当然不会是生活的全部。我们的书房哪怕高居三十几层的建筑之上,目力所及仍是有限的。我曾在中蒙边境的大草原上接触过我们的边防武警战士,他们所处的自然环境令人难以想象。一位当地的边防站长流着泪对我们说,他的战士们在草原上,夏天是最危险的,每到雨季草原上经常会有落地雷,几乎每年都会有战士因此献出生命。而在戈壁滩上,有一个叫“蒜井子”的边防派出所,据说是中国最边远最艰苦的边防所之一,那里不仅缺水,甚至连草都不长,是一片真正的不毛之地。在那里驻守的边防战士经常几个月见不到一个人。他们的所长对我说,他的战士由于长年驻守在荒无人烟的戈壁难上,远离现代生活,几乎连说话的功能都退化了,极偶尔的到旗里去办一次事,走在马路上甚至连过往的车辆都不会躲。而我在中缅边境遇到的一位普通的缉毒武警侦察员,据说他的人头在境外毒枭中已经明码标价一百万。他的身上永远带着手枪,汽车的后备箱里永远放着一支微型冲锋枪。他对我说,他在街上走路都经常要倒着走,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从哪个角落里冒出危险。我们的这些边防武警战士,他们默默的驻守在边防线上,默默的工作在缉毒的第一线,他们是为了什么?他们的心里在想什么?他们的目标和志向又是什么?
  我想,中国梦,应该为此做了最好的诠释。
  可以这样说,中国梦的提出为作家拓展了视野,也开阔了胸怀,使蝴蝶的翅膀变成了鹰的翅膀——正如一位诗人所说,因为有了鹰的翅膀,才可以站在风的肩膀上,看得更高更远。而更重要的是,也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,或者说为作家的思想和情感提供了一个新的参照系。曾经有人说,小说既然被称之为“小说”,它就并非“大说”,而既然不是“大说”也就不一定非要写“大故事”。但风花雪月,春草夏荷,秋雨愁思,情爱恩怨,这些无论从体积还是重量上都看似规模不大的题材,如果放到这个全新的参照系中,应该也就不是“小故事”了。小说,同样可以讲出“大故事”,这关键要取决于写作者的思想。而写作者的思想,又取决于他视线的高度和胸襟的宽广程度,同时也取决于他的思维方式。在我们的小说中,并不一定每一篇都鼓荡着具体的民族复兴、国家富强的激情,但我们的心中要有这种意识;并不一定每一篇作品都具体描写如何让人民幸福,让社会和谐,但做为一个文学工作者应该有这样的担当和责任感。也只有这样,才能用小说真正写出“大故事”。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在美国哈佛大学演讲时曾说,只有准确才是最优美的文字。“大故事”也同样要有准确的文字,要有蝴蝶翅膀那样鲜艳夺目的色彩,要有轻薄而纤细的精致,但它更要有鹰的翅膀那种坚硬与强壮。站在风的肩膀上,是需要强健的体魄和超乎常人的能力的。
  中国梦,可以为我们提供这一切。

 
文学院作家 合同制作家
签约项目 作家动态
重点扶持作品项目  
 
 
(C)天津作家协会版权所有
津ICP备12008437号-1
电子邮件:23395033@vip.163.com 联系电话:022-23395033
技术支持单位:天津华讯世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